第四章

一路上,我的心思全放在刚刚和祤烃的拥抱中。

真可怕,自身肌肤对他的眷恋超出了我以为的程度。还以为时间真的可以冲淡一切,原来是骗人的啊。看我沉浸在思索中,学长安静地让我挽着他的手走了一段路而我都不知觉,就连学长转而和我十指紧扣了我还乖乖不反抗。直到他放慢了步速,用手轻柔地抚摸我的嘴唇,我才像个被吓醒的小孩,傻傻的看着学长的俊脸,脑袋在一瞬间想起了:刚刚我们、接、吻、了!我的天!

像对待宝贵的礼物似的,学长的手指温柔地来回触摸我的双唇,眼神是我从没见过的专注且炽热。我动都不敢动,只敢脸红,;连紧张得喘息也不敢喘太大气。。

“我终于亲到你了。”我的妈,学长的脸什么时候靠的这么近了?

“现在,好像你看起来更。。。”吖?学长在说什么我听不懂啊。呜呜呜,救命啊我吓疯了吗?

“学长,你的嘴巴受伤了。。。嗯嗯呃。。。”

好吧。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的学长、中学毕业后一起生活一起上大学一起玩乐的学长在和我接吻。这次还有一些些甜甜涩涩鲜血的味道。从相识至今,我心里对学长的好感就像对偶像的崇拜,但从来都没肖想过这样亲密的接触。。。学长的吻是安静的温柔的,带着温意缓慢着灌溉着我的嘴唇,像是害怕把我弄伤般轻轻地亲吻着,双手也很安分搂着我的腰不让我失了重心而跌到。我没反抗,也想不到理由放开这美好的安宁之吻。这个吻像一个世纪般漫长,学长还是没打算放开我的意思,但那吻却没随着时间变得更深入更狂野,也没跟着体温上升变得更热情,学长似乎擅长于持久战而不是激烈的搏击战;和他不一样。

叮!像突然按到停止的按钮,我从学长的怀里醒了过来,嘴唇也随之分开了。学长的脸分明写着意犹未尽四个大字,双手也没打算放开。

“怎么了?弄痛你了吗?”

我心里偷笑。这句话不是该我说吗?受伤的人又不是我,是他自己好吗?

“学长,先回家好吗?那个。。。事情发生的很突然,我现在消化不了。”我没办法挣脱他的怀抱,只好微微偏过了头,让彼此有一些距离,那我也比较好呼吸啊。

“好。”然后学长就神速地在我脸颊香了一下,再紧紧地把我抱在他怀里。他的头就这样亲昵地靠在我肩膀上,在我敏感的耳边带着他的气息说:“你终于是我的了。”然后就像个小孩那样把脸埋在我颈窝里。

而我的心底某一处,似乎被触动了。

同时,心底深处的那个,也跟着跳了出来。

看来假期,绝对会很‘充实’。(晕)

 回忆是残酷,因为它是一种永远都不会消失的东西。它就是要让你在寂寞的时候想起,在看到相似的人事物时想起,甚至是你无聊的时候它也有本事让你静静地想起。然后你会沉浸在当时的氛围当中:甜蜜的场景带来程度成正对比的甜蜜和难过;开心的场景带来浓度的心痛和些许怀念;感动的场景带来绝对的心酸和不停刺中泪腺的荷尔蒙。所有所有的感受会随着时间淡化但不代表它不会有失控的一天;就好比是现在的我。

事情都过去多久了?中间发生了这么多事情了总该把我们的一段情压下去了吧?现在如此放肆的想念是怎么了?是因为现在是新年吗?没办法啊。。。我们的故事正正是在这浓浓的新春佳节掀开序幕的。

2010年某月某日。我忽然心血来潮打开了笔电,上了面子书。

当时,我根本就是面子书世界里的一只初生之犊,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高人气空间充满着好奇心却一点也不怯。

也就这样,懵懵地打下不大记得住的一个死党的用户名,看到一个感觉上是对了就点进去。之后就一股脑儿地把想念之意倾盘托出:”亲爱的,你好吗?好久不见了,想死你啦。如果也想我的话找我聊聊吧,你知道的我一直都在。”

想当然的,我根本没发现我找错人了,还笨笨的在等这个‘她’回复。等了一天,‘她’总算回复了,却只留个讨人厌的“What ?”。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心里是暗骂这傻妞搞什么装懵懂,但忽然间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了,却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直到我发现那人头像怪怪的,甚至是其他资料也变得和我认识的‘她’不大一样包括连性别也变成男的了!哦我的天啊我才知道我很丢脸的认错人了。

之后,这位无端端收到这怪暧昧留言的先生就很好心地再留下多一则留言说:“小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好吧,我承认我有偷偷翻了几下白眼兼叹了几口气。唉,先生不用你说白痴也知道了我认错人了好吗?

之后的之后我却更白痴地私讯了这位也是很白痴的先生,道歉的赔罪的什么很不好意思的统统很认真地向这位先生说,最怕的是我怕人家的女朋友把我给砍了再把他阉了那就罪过了。回想起来,把那则留言删了,再把他屏弃了不就一了百了?然而,我却选择最另类的方式去解决这桩可笑小事,也间接地让两个完完全全不搭嘎的人很奇妙地链接在同一条线上。就这样他开始关注我,留意我的动态,关心我的近况,入驻我的生活,侵霸我手机信息箱的空间,甚至于我的心。高中大考结束之后,我们之间很不可思议的擦出了火花,扑灭不了的那一种。

当时我们的交往,绝对是热情四溅。彼此就像是为了对方而诞生般的一部分,在各方面居然不可思议地能够互相契合和相似。当然,他之所以能深存在心里,我不否认是因为他的狂野、霸道和粗糙的体贴,更因为我们是彼此的第一次,新鲜感一百分的组合。

第一次的约会后,我就躺在他的床上,睡在他的大腿上看他笨拙地想弯下身子索吻却失败。说他笨,其实我何尝不是迟钝一族。如果他是心存不轨,我当时就失去最宝贵的东西了,哪来的兴致在往后的日子取笑他。

交往了数月,抱着不想后悔的冲动,我为了在他的家留一宿而撒了谎。我不会忘记那一夜,是个雨夜。屋外下着倾盆大雨,不绝于耳的雷声轰轰隆隆地狂吼着,不知道是在责备我的不智还是也在起哄,当时挤在一张单人床上的我们,却只听得见彼此的心跳。我害怕心跳声会出卖我的心意,便翻过身面向墙壁。那剧烈的心跳却不听话地根本没缓下来的迹象,这种情况下我该怎么睡?正在烦恼着要不要就回家算了之际,腰间一闷的感觉让那心跳加倍疯狂地加速。我都担心我会不会一不小心就暴毙了。但我却很认真地感受着他把我轻轻从后紧抱的奇妙感觉,耳边能直接感觉到他鼻子呼出来的气息,甚至于背后也能清楚感觉到他的心跳。咦?他的心跳也跳得太快了吧?噗滋一笑,我的心跳居然就这样慢慢的平静了。冷静下来了之后,我才开始期待他的下一步。奇怪,半个小时了吧?那只手除了搁着和收紧了一些就没动静了。好吧,他或许累坏了。那一整天的义工工作恐怕让他累得直接睡了。想着想着,就慢慢靠近他,用背抵着他的胸膛想要慢慢入睡。没想到我无心的移动,就挑醒了他的性趣。

Any comment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