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过如果我没有这么少根筋地回来这片我发誓不再回来的土地,我想结局都不一样了吧。

挂了电话之后,再唠唠叨叨个几分钟,我总算到了这次回来的目的地:玅馜寺院。

这里将会举办长达三天两夜的佛学营,分为儿童和青少年。对于这些我根本就不排斥,问题是俊楠学长好死不死就当上了这两个营会的营长;换句话说:从他彩排和准备的那天起直到收拾场地结束那天,我都必须呆在这里。整整7天啊。。。。(我想回家了!!!)

不行不行,我的假期不该在这里泡汤的。好吧,横了心决定了:采访就不做了,干脆一见到学长就开始说服他了。他这么疼我,应该不会为难我的哦?

想着想着我都不知道自己逛到哪了,直到看到一些自愿的工作人员跑来跑去地在忙着准备,我才想起我还没告诉俊楠学长我到了,那他现在在哪里啊?

“你好,请问俊楠在吗?”这个阿姨看起来很亲切,总觉得向她求助一定不会被泼冷水。感觉很熟悉呢,我们见过吗?

“哦,阿楠啊。在啊在啊,他就在办公室,你上2楼就找到他了。对了,你是小雪是不是啊?哎哟,你变美了好多哦!我都快认不得你了。你好吗?”

“阿姨,我们见过?”不会吧?是那时候吗?这么久了她还记得?

“其实我们都记得你啊。你是他唯一一个带来见我们的女孩啊。唉,那孩子怎么就这样。。。”

不等她说完,我急忙打断。

“阿姨,我最近很好哦。不好意思我有事和俊楠商量,先忙哦。”不等她开口,我点头笑笑就走了。

 

一路上走到2楼,我的心跳简直就是失控了。往日的画面一幕幕地刷过脑海,尤其是在这个地方,那些回忆我以为我都忘了。。。。我怎么糊涂到这种程度?我的天,这个地方。。。我说过我不会再回来的。在这个严肃清净的寺庙里,头上那耀眼的棕褐色卷发,再加上身上一套和其他委员们不一样的白色衬衫配牛仔裤,我已经是显眼的不得了,所有人包括一些曾经相处过的他们的目光都悄悄地落在我身上,只是我选择忽视,要不然我立马害羞到昏倒。

本来以为进了办公室,见到了学长,约他去别的地方好好谈谈,趁机远离这满满是地雷的地方;结果他给我出外找赞助商。幸好,他的秘书说再多半个小时左右他就会回来了,是因为多得那笨蛋一航学长给他发了简讯通知他说我到寺庙了。

没法子,我只好到处走走。但想到我的身份,也不能太招摇地到处逛逛看看,也就只能走到一处比较少人的角落。沿着小小的楼梯往上走,我到了熟悉但已经陌生的小角落,还有那个会转动的许愿轮(其实它不是什么许愿轮,那只是我第一眼看到它时心里想起的名称。直到现在我还不知道它是什么东东兼有什么用处。)

很多年前,这个角落算是大殿外的一个偏亭子,只有在庆典时才会开放给众人进入,平常时间它就好像一个看风景的小平台,铺满白色砖块的地上竖立着一个很特别的许愿轮,人只要静静靠在凉凉的石砖上迎着山上的凉风就能仰望整个城市。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我就钟情于这里,也选择在这个地方等待他忙完事情之后来找我。。。。。

噢噢噢噢噢噢!!!!

我在干嘛?想什么陈年咸菜猪肉事啊?我的天,我又习惯性地用拇指和食指按压太阳穴,捂着额头,仿佛有人会弹我的额头说我是笨蛋。。。

哦哦哦哦哦哦!!!!

够了。这地方真的够了。回忆也太放肆了,即使这个地方是它的主人的地盘也不能这么猖狂地跳进我的脑袋里嘛。笨蛋俊楠学长在干嘛这么慢手慢脚的?等一下要好好的教训他,要怎么作弄他呢?拉耳朵?踢屁股?还是他最怕的。。。

“我好想你。”

咦?这声音。。。。。。

咦?!我的腰上怎么感觉温温的的?哦?还多了一双手?

仅存的理智在短短一秒钟里传达了这么一句:我的天,我的假期真的泡汤了。

然后下一秒。。。

“啊!!!!你你你你你你怎怎怎怎么么么么会会会在在在。。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放手!”

除了狼狈慌乱毫无形象可言像个神经病这堆形容词以外,似乎没有别的更贴切地形容现在的我了。哦,对,还有迟钝。

有人在我的背后靠近直到被他抱着了有一会儿之后才醒觉然后竟然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我的妈,如果一航哥知道了会先砍了他再砍我。

Any comments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