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posts by summersnow

summersnow

About summersnow

I'm a girl, obviously XD Born in 17 Feb 1994 and ya I'm Aquarius babe. Just finished STPM and free to be a full-time blogger as I wished to be since I know how to write something =)

他是我的僵尸王。

距离黄昏还有20分钟。

往城门走去的人们,哪怕是那些背上一包手上一包的,或骑驴拉马在运载货物的,脚步都不由自主变得更快,大家只求在天黑前赶到安全的站点:北紫镇。

即便是一分钟都不想再呆在这鬼地方的厌恶感,也没有一个南碧镇的居民 胆敢在入夜时分还在镇上忽悠,因为南碧镇。。。已经沦陷了。

Continue reading 他是我的僵尸王。

再遇见。

远远地,那个熟悉的身影就避无可避的闪进我的视线里。最可恶的是,只是背对着我的身影,我却半秒之内辨认得清清楚楚。

灯光的阴影打在他短发下那干净、有线条无赘肉的肩颈上,视线还是不由自主地往下飘向他宽大的肩膀,厚实的腰部,裤管上的布料那些隐约可见的肌肉线条,还有曾让我嬉闹把玩的壮臂弯;

我多庆幸,会场里的灯光是幽暗的,还很刚巧地来到非常吵闹的选伴环节。那,任谁也看不出我的脸有多红,心跳的声音有多响亮。我到底在紧张什么?隐隐作痛的心跳到底是我解读错的讯息还是我紧张过度的幻觉?

可是,我忘了我身边的小健。那位还与我的手十指紧扣着的男人。 Continue reading 再遇见。

杀手

杀手的命运 从来都是可悲的。
不见天日、隐姓埋名或无亲无故、颠簸流荡…
似乎,若要保命又要继续这份高风险又高收入的工作,也只能遵守这些行内的非明文条规。

多年来,散落各地的大家都是这样安分地却藐视法规地“工作着”。

但,世道总不安于现状。
也往往会诞生出一些喜欢逆道而行的家伙。

我们称之为:奇人;
但更早期、什么大事都干不出来的时候也被称为疯子。

谁会光天化日之下拿着把长刀,挟持着怀中也拿着一把利刃往挟持者捅刺的蒙面男,只为了告诉围观的群众:
“我是杀手,专杀杀手的杀手。”

话音刚落,叱的一声紧接着金属落地的叮铛声,被拥在怀中的人咚咚地正面趴在地上,手上的利刃脱了手,脖子上插着那把长刀。

最诡异的是,一滴血都没流出来。

“大家好,有想过报复黑道白道还是彩虹道的杀手吗?欢迎联络我,我只接杀杀手的单。哦对了,联络方法在那死人的口袋里。拜~有缘再见!” 就这样慢悠悠的走出这人潮的中心。

围观的人都看傻了。
那人什么时候动手了?
他到底做了什么一招毙命吖?
这个人是从精神病院逃出来的吗?
为什么胆敢当街杀掉闻名的杀手,甚至好像一点没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见骨的伤口还大肆宣传…

有几个胆大的民众还真的走上前,翻开尸体的口袋,赫然翻出一张有几滴血迹的白纸。

严格来说,是一张收据单。洁白的背面写着:

工作洽谈,FB:天使之手。

预言梦。

A kiss

漆黑的夜空,映入眼帘的是漫天的繁星和皎洁的月亮。
今夜的它们看起来特别的立体,似乎就在我伸手就能碰到的距离。
凉凉的夜风吹起挂在耳边的几撮发丝,还顽皮地搔我鼻子的痒,打扰我仰头欣赏这片星空。

咦?凉风?我记得我睡前关了窗口的。
啊?仰头看星空?我刚明明躺着睡觉的不是吗?
我的天,我居然还闻到阵阵甜汤的香味钻进我的鼻子里头。
哪个不要命的居然敢在本姑娘的房间里煮糖水啊?他死定了! 等等,为什么四周围还这么的吵?
有交谈声、叫卖声、欢呼声、煮东西的嘈杂声、跑步声,还有好像篮球拍打地面的声音。
我到底还是不是在自己那只有几坪大的房间里啊?

“ 喂~ 喂~ 喂~ 小姐, 你在发什么呆?你的姜汁豆腐花快被你捣成豆腐花渣了。” Continue reading 预言梦。

咖啡和热可可的故事

滴答滴答滴滴答。。。毫无规律但富有节奏感的雨滴声,为这个周末的夜晚带来一些些轻快的凉意,就连心情也跟着哼起了无名的旋律。窗外的雨声仿佛也跟着弹起了乐曲,时而还夹杂着响雷的闷吼声。

设置成扬声的音乐播放器在此刻播放着韩国最夯男子天团BigBang的Blue。虽然对于韩文歌词一点概念都没有,然而此歌好听得能朗朗上口,轻快的旋律与柔情的嗓音,用5位成员特殊的唱腔唱出恋人离开后的破碎心情。这样的音乐配上落地玻璃窗外的雨声,是那么的出乎意料的合适。

锁键的手机屏幕显示着23:55,再过五分钟就会来到11月的最后一天。密密麻麻地布满着雨滴的玻璃面反映着书桌上一杯冒着气的热可可和专注于温习的倩影。

看似专注的神情,但其实不然。微微皱起的眉头,紧抿的双唇,分散的视线根本没集中在书本上。“ 啊~ 在干嘛啊我。”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一伸懒腰,女孩拿起纯白色的杯子,喝下一口暖暖的热可可。 Continue reading 咖啡和热可可的故事

【日记簿】是本姑娘用心在烹调的一道菜肴。

当作家,是我从来没想过的梦想。

反之,那只是一个我每晚都在作的梦,却在醒来后傻傻地笑自己的稚气。

终于的终于,这个平台为我挖了一个放置幼苗的土坑,我那一颗颗种子才有幸找到成长的被窝。

套一句我在真正的日记簿里写过的一句话:

写这上千也或许上万字的文章,可不是写爽的!你以为把自己的情绪化为文字再写了出来之后就能搁置一旁不理的吗?

这一切,无非只是希望能遇到知音人。。。

跪求,读者。

小女子在此叩谢。

欢迎光临雪寒栈。

客官,请品尝【日记簿】。

本店的最新招牌。

但其味道、食谱、用料以及烹调手法一概不对外发布,只有品尝过的食客能得知其一二。

温馨提示:一经下单,恕小女子不负上任何责任哦。

谢谢再次光临,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