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和热可可的故事

滴答滴答滴滴答。。。毫无规律但富有节奏感的雨滴声,为这个周末的夜晚带来一些些轻快的凉意,就连心情也跟着哼起了无名的旋律。窗外的雨声仿佛也跟着弹起了乐曲,时而还夹杂着响雷的闷吼声。

设置成扬声的音乐播放器在此刻播放着韩国最夯男子天团BigBang的Blue。虽然对于韩文歌词一点概念都没有,然而此歌好听得能朗朗上口,轻快的旋律与柔情的嗓音,用5位成员特殊的唱腔唱出恋人离开后的破碎心情。这样的音乐配上落地玻璃窗外的雨声,是那么的出乎意料的合适。

锁键的手机屏幕显示着23:55,再过五分钟就会来到11月的最后一天。密密麻麻地布满着雨滴的玻璃面反映着书桌上一杯冒着气的热可可和专注于温习的倩影。

看似专注的神情,但其实不然。微微皱起的眉头,紧抿的双唇,分散的视线根本没集中在书本上。“ 啊~ 在干嘛啊我。”  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伸一伸懒腰,女孩拿起纯白色的杯子,喝下一口暖暖的热可可。

她只爱喝热可可,是所有朋友都知道的事情,但却从来都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她会对这饮料如此迷恋。每次只要问起,她总笑笑地说:“咖啡太苦了,所以我选择热可可。” 那,为什么要拿咖啡来做比较啊?她也只沉默地眨了眨眼睛或耸耸背当做回答。

这几年,再也没有人会问她为什么会只喜欢热可可,因为她开始品尝其他的饮料。可乐冰,热白咖啡,卡布奇诺冰沙,巧克力奶茶等等,似乎除了热可可只要是能喝的她都愿意尝试。熟悉的朋友都以为她把热可可戒掉了或感到腻了,就像把他忘了一样;却没人知道,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让她入眠的是一杯热可可。

耳边响起另一个歌曲的旋律,是2NE1的Lonely。今晚室友出门约会去了,就只有她一个人呆在家里看门。这小小空间里回响着这首带有浓浓寂寞的歌曲,她站在窗前发呆,而手中握着杯子取暖。

“滋滋滋。。。” 搁置在一旁的手机在震动。屏幕上显示着00:00 和他的名字。一个她发梦都认定着不可能再出现的名字。

她的手在颤抖,杯子里的热可可泛起了不小的涟漪,还有些许溅出来还沾染了木质的地板。那依旧专属于他且熟悉的来电铃声一直在响着,而她慢慢地握起了手机然后按下接听。

没事的,这没什么大不了。她在心里默念,然后深呼吸了三次。

“哈喽?” 深呼吸还真起不了什么作用,她多想听不见自己那慢慢激烈的心跳声。哦,拜托,最好他也听不见,只听见这一句哈喽。

“好久不见,你好吗?” 上天真不公平,性感浑厚的嗓音不需要每听一次就能一次又一次地冲击她的心房。

“很好。” 简洁的结束句。她打从心里不想再和他说话,因为她的面具没那么坚固。

“就这样? ” 这好听的声音透露出些许失望的语气,但就这样放弃似乎不是他的性格。

“开门,我就在你家楼下。” 不容拒绝的语气,每个字像可怕的闪电伴随着雷声击中她心底深处被封锁着的某一块。

她赶紧望向窗外,发现对面街上一个已经关上的报纸摊旁站着一个撑着伞的修长身子,雨伞遮住了那人的半个脸,但可以看到他的手上确实拿着手机在通话中。看到这熟悉的轮廓后,她没办法忽视那假装平稳的呼吸已经乱了步调,就连心跳声也失控得似乎快跳出胸口。

“你以为我疯了会答应你让你上来还是你自恋的程度已经严重到以为每个女孩都会稀罕送上门的你?对不起,我和敏儿说好了家里是不欢迎陌生人的。”佯装冷酷地下了逐客令,她捂着发疼的心,把窗帘拉上后转身坐下,闭上眼睛深呼吸来平复心情。

“敏儿是你大学刚认识朋友吧?她会不会有兴趣想知道以前的你有多撩人?” 很明显带着笑意的语调,他残忍地用带刺的回忆对她用起激将法。

对,敏儿是刚认识的好朋友。对于她的过去,根本一无所知。她没办法想象如果敏儿知道了她的过去后还愿不愿意和她交朋友。她没办法失去一个这么单纯相信她是乖女孩的敏儿,但她绝对不能让这个恶魔知道她的忧虑。

“她不会相信你的。” 眼睛开始泛起了泪光。她没想到这样的一天会发生。

“是吗?她最近的约会对象是谁你知道吧。Sam,你也见过啊,我带你去的满月酒宴会上。记得吧?上次Sam带她来我们的聚会时聊起了你呢。” 伞下的人慢慢地从对街越过马路走向这一栋大楼。他游刃十足地准备上楼,似乎算准了:她一定会开门。

“你。。。你到底想怎样?” 溢出的眼泪已经慢慢地滑落,掩饰不住的激动让她开始惊慌失措,心的痛楚似乎开始麻痹她的理智。

“。。。五分钟后把门打开,你就会知道。”  他把电话挂了,也把手上的雨伞收起,嘴角上扬着胜利的微笑。

坐在地上的她愣住了,心里快速地闪过那些应该被搁在心底的回忆。他的怀抱,他的温度,他的亲吻,他的抚摸,他的疼惜,他的霸道。。。。。。还有她的呻吟。这一切的触感和悸动像昨日的经历般还是那么的鲜明。就因为他的一通电话,这一些她控制不住的情绪在心里汹涌地翻腾着,回忆也开始放肆地侵袭她现在必须冷静下来的脑袋。

可是,在她还没完全冷静下来之前,门铃响了。

很艰难的吞了口水,她很不甘愿的把门打开。反正就算她打死也不开,他还是会很固执地站在门外等。这样的纠缠她很清楚她是逃不过的,与其逃避,倒不如勇敢地去面对,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免得被敏儿回来撞破,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很可惜,来不及说上一句话,她的嘴巴就被堵上。

“嗯嗯你干嗯啊不唔嗯。。” 对于她的挣扎、反抗,他选择一概不理。这样突如其来的拥吻,对一个女孩子来说,这等同于侵犯。但尽管是迫不及待的欲望,他还是很温柔地抱她到柔软的沙发上,嘴上亲吻的霸道也没有强硬地施展在她的身上。她只感觉得到:他把她抱得好紧。慢慢地,也许是被力气制服了,也或许她也渴望,她也回应了他的吻。

窗外的雨声又渐渐变大了。室内火热的气氛和煽情的呻吟声,似乎在宣示着有些火焰是雨水没办法扑灭的。

当他的手伸入她的衣摆下时,熟悉的颤抖感袭上心头:是害怕的感觉。她把他推开,嚼着泪和激情未退的眸子望着他,这陌生但熟悉的男人她很想念但不能再这样下去。

然而,他没让她成功逃脱,伸手把她拉进怀里拥得更紧。顽皮的舌头挑逗着她最敏感的耳垂和颈侧,沉重的呼吸也不放过的在她的耳边调戏着。

“对不起,我不会再放开你了。” 他知道他开始失控了。他以为再见面时得逞的人会是自己,他在期待着她当时面对未知的情爱时青涩但迷人的样子。但原来,再怎么笃定还是输给了这个自然不做作的女孩。

“不,求求你你放开我。。。我不想再爱你了!爱你我好累,好累。。。你让我好没有安全感!你手上永远拿着不一样口味的咖啡,送到每一个不一样的女孩手上。而我算什么?一杯在你不想喝咖啡时的一杯热可可吗?!”

一直在心底深处埋着的话,在她伪装的面具碎裂的同时也一股脑儿的倾泻而出。

“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也不爱喝热可可了!” 女孩崩溃的泪,心碎地大吼着口是心非的谎话;男孩错愕的脸,不知道该如何反应的身体与对方僵持着,而窗外的雨已经渐渐变小了,这小小空间里除了正在播放的音乐,只剩下心碎的声音在回荡着。

她在哭?我从来没看过她这样的。。。看到女孩的泪眼他的心居然有一丝丝苦涩的难受,并让他忽然记起:那一天在初次见面的SkyCafe,坐在角落那一个喝了热可可会笑得眯起了眼睛的女孩。那一个笑容干净得没有一丝杂质,也因为这一个笑容他似乎疯了把身边最美艳也最难约的模特儿忘了在咖啡厅里,只为追出去给这一个热可可女孩一杯亲自特调的热可可。

“给你,这杯饮料叫爱情。” 他不知道哪来的肉麻创意,在看到她错愕地瞪大眼睛时的可爱模样,很认真地说了这一句话。在把热可可塞到她手里后,看着她很惊恐地眨着眼睛连话也不会说的傻瓜样子,他的心跳变得很奇怪;但他很确定这种心跳在告诉他:“爱情到了。”

爱情,的确在他们之间发酵了;像一杯越尝越香的摩卡,浓缩咖啡的香醇配上甜滋滋的巧克力糖浆以及总和一切的鲜奶油和牛奶。初尝爱情的女孩爱上总爱尝鲜爱挑战的男孩,两人的爱情在女孩对男孩的纯真攻陷下,谱了好几首浪漫的情歌。那时候,店内所有的特调或普通的热可可也成了她专属的饮料。热可可的香味,也总跟随着她的体香味,和她青涩的娇媚。他总是乐此不疲地在她喝下热可可后亲吻她如可可般美味的嘴巴,挑逗她的极限,直到她软化在他的怀里,。

然而,他最爱的还是咖啡,这也是他一直认定的事实。对于给不同类型的美女调制一杯属于她们的饮料,他认为没什么不妥。拥有对咖啡的丰富知识和调酒师的执照,再加上能把书上的小鸟哄下树下的嘴皮子功夫,对总身处在花丛中的他来说,独守一朵花太为难他了。

终于有一天,在他为一位身上总有玫瑰香味的妖媚胭脂女调制一杯独有的玫瑰白咖啡时,特地来到SkyCafe的她才知道原来他所谓的特调品是用接吻来找寻灵感。她漠然地像掉了灵魂地看着那个送她一杯爱情的他在和别人接吻。

她没哭也没闹,只是从此消失在SkyCafe和他的世界里。

但任由她再多努力地撇开从前的一切,有些事是她根本没办法忘记。这些日子,不是没有更好的对象,也不是高傲得再也不相信爱情,只是初次相恋的烙印太深了,身体的每一个细胞太留恋于某个人的触摸,连自己也没办法说服自己去忘却这难以启齿的苦衷。

也就像今天,这特别的日子她也只敢呆在家里,以忙绿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然而,他居然出现了。在她默默离开不打算再留恋之后,他以这样霸道的报复姿态出现在她的家里。他身上那熟悉的咖啡香味叫她再次沉迷,属于他的气味透过双唇一一地再次勾引出在她心里的情欲,却在激情来临之际也唤醒了他背叛她尝遍朱唇的心碎回忆。

他把她当做什么了?她不是让他解闷的热可可,更不是用来调和他喝了太多咖啡以致太苦涩的甜饮料。如果是这样,乖乖给与回应的她和一个工具有什么不同?仅存的理智和自尊心逼使她必须停止再继续下去的爱欲连锁反应,却控制不住那些说好了不会再让他知道的真心话。

话,都说出了口了,既收不回也不可能当做没说过。看他已经沉默不语的样子,她倔强地把泪搽干,打算一鼓作气地把他推出门外,也推出她心门外。

却在她开口前,他正眼地看着她,手指轻轻地抚摸她的脸颊说:“知道为什么我会来找你吗?我把你,当做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

“对不起,是我的错。”他无视她比他刚刚更错愕的脸,就这样再次把她拥入怀里。不管她的反抗,她的捶打,他就这样任由着她发泄。“我根本不知道我做错了。我一直以为是你不对,你的不告而别让我失去判断是非的逻辑。我从来都不相信爱情直到你的出现;结果你就这样离开了,对我而言你就像是把我的爱情也一并偷走了。我害怕了,原来越是纯净的女孩越是伪装的高手。就这样被你耍了,我很不甘心。”

什么?泪持续在滑落,但捶打的手已经停了下来。女孩的脑子已经当机了。他说,我偷走了他的爱情?心里不断重复的OS她都已经愣得连发问也不会了。

“在碰到你之前,我没试过这么过火地失控过。像只发了疯的野马,一心只想把你吃了。”他笑了笑,手轻轻抚摸着她柔顺的头发。他一直都很喜欢她的头发,即使烫过染过依旧健康好摸的发丝,带着洗发精和女孩独特的香味,是他睡午觉的安定剂。

无意的抬眸一看,书桌上的那杯不再冒热气的热可可,刚巧被他看到了。

“你。。。” 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了,她很努力地想说些什么但都哽咽在喉咙。

“我只想告诉你,你走后我再也没泡过热可可了。” 闭上双眼,他决定了要好好地享受这在梦里出现也会被压抑的温暖。

“这样就够了。” 她也闭上了双眼。双手慢慢地攀上了他宽大的肩膀,把头埋在那混合着卡布奇诺、拿铁、Viennese、Breve、Caramel Macchiato 和各个咖啡香味的颈窝里,磨蹭这副熟悉温暖的身体。毫不做作的挑逗,如炸弹般在他打算恢复平静的心湖里炸开了,激起一波又一波的涟漪。

“生日快乐,笨蛋。” 她轻轻地往他的颈部咬了一口,还俏皮地吹了一口气。

“那,我要拆礼物了。” 他帅气地扬起一边的嘴角,不客气地回敬一个咬耳朵的惩罚,嘴巴和双手也开始不安分地行动了。

窗外的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而窗内的爱火,也重新被点燃了。

桌上那一杯冷却的热可可,再次见证了爱情的奇妙。

 

 

 

 

 

 

 

 

Any comments =) ?